【国民娱乐每日礼金gm777.top,河南快3开奖结果中大奖】我们为您提供河南快3开奖结果注册,河南快3开奖结果投注,河南快3开奖结果app,河南快3开奖结果平台,巨华彩票开户,充提快速,操控简单,为河南快3开奖结果彩民服务!

圖片新聞
媒體看師大
  

天津日報:從對我市中小學校園欺凌的一次調查研究說起——面對校園欺凌,我們該做什么?


發布時間:2019-10-10

   校園欺凌是青少年學生面臨的最常見的一種人際暴力。經常被欺凌不僅會導致兒童身體受到傷害,而且會引發一系列社會心理問題。日前,天津師范大學心理學部、天津市教育科學研究院和天津市中醫藥大學的心理學專家,對我市中小學校園欺凌情況,做了一次調查和研究。據了解,此次調查隨機抽取了我市2390名中小學生。其中,包括小學生、初中生和高中生。那么,我市中小學校園欺凌情況如何?孩子被欺凌后,學校、老師和家長又該如何應對?

  調查數據

  小學生:

  學習成績差的兒童更容易受到欺凌

  此次調查結果表明,被調查的小學生中有68.1%從未被欺凌,31.9%的小學生經受過校園欺凌。對不同學習成績的小學生的校園欺凌行為進行分析后,結果表明優等生中有23.6%受過欺凌,學習成績處于下等的學生中有64.3%受過欺凌。學習成績差的兒童更容易受到欺凌。

  數據顯示,小學生中,言語辱罵這種直接言語欺凌方式發生率最高,達到41.4%,其次是間接欺凌(背后說壞話),達到36.9%,直接身體欺凌(踢打)占32.3%,發生率最低的是起外號直接言語欺凌方式,只有9.1%。此外,小學生校園欺凌方式中社會排斥發生頻率也較高,達到了28.7%。

  同時,調查發現,在經歷過校園欺凌的學生中,只有半數左右會主動尋求他人幫助,求助對象的選擇,由高到低的排列分別為父母、朋友和老師,57.4%的兒童會告訴父母,50.9%的選擇告訴朋友,只有44.1%的學生主動告訴老師自己被欺凌的情況,更多的小學生則選擇了沉默。

  初中生:

  發生欺凌更愿意求助同學

  調查結果表明,被調查的初中生中有81.9%從未被欺凌,18.1%的初中生經受過校園欺凌。對不同學習成績的初中生的校園欺凌行為進行了分析,結果表明優等生中有20.3%受過欺凌,學習成績處于下等的學生中有31.7%受過欺凌。

  與小學生欺凌方式發生頻率的排序是相同的,在初中生中言語辱罵這種直接言語欺凌方式發生率仍排在最高,達到26.4%,但比小學生的發生率已經明顯降低。其次也是間接欺凌(背后說壞話),達到24%,直接身體欺凌(踢打)占19.9%,發生率最低的是起外號直接言語欺凌方式,只有5.6%。此外,初中生校園欺凌方式中社會排斥、嘲笑的發生率也達到了10%以上。這說明小學生和初中生校園欺凌的方式是一致的,但初中生的發生率已明顯降低。

  當被欺凌后,初中生會以不同的方式去求助,求助的對象有老師、父母或同學,在這些求助對象中,由高到低的排列分別為同學、父母和老師,初中生的主要求助對象與小學生不同,小學生主要求助于父母,而初中生更多得求助于同學,不過還是有大部分初中生選擇了沉默,沒有求助他人。

  高中生:

  遭受欺凌大部分學生選擇沉默

  在被調查的高中生中,未受校園欺凌的占比為92.5%,遭受過校園欺凌的學生占比為7.5%。對不同學習成績的高中生的校園欺凌行為進行分析,結果表明優等生中有6%受過欺凌,學習成績處于下等的學生中有5.4%受過欺凌。

  在欺凌方式上,言語辱罵方式的發生率最高,達到20.31%。其次是說壞話方式,達到18.44%,排斥占10.78%,其中起外號發生率最低,僅占2.81%。另外,高中生校園欺凌方式中踢打的發生率也較高,達到8.58%。

  在遭受欺凌的學生中,只有少部分選擇主動尋求他人的幫助,在求助對象的選擇上,14.29%的學生選擇告訴老師,22.22%的學生選擇告訴父母,34.62%的學生選擇告訴朋友,大部分學生在遭受欺凌時選擇沉默。

  專家建議

  重點關注小學校園欺凌問題

  提高教師處理欺凌行為能力

  已有研究和現實反復證明,欺凌行為是關乎個體心理和道德健康發展,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的重大問題。針對校園欺凌普遍存在的現實狀況,學校、老師和家長應該做些什么,專家們給出了建議──

  學校:建立完善預防措施

  學校要認真學習并積極落實國家關于校園安全及校園欺凌的政策要求,明確學生欺凌的界定,提出預防的具體舉措,規范處置程序,建立了長效機制。

  (1)學校要加強校園安全教育,包括生命教育、法制教育、自我保護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等一系列綜合性教育。受欺凌的學生通常在身體上和心靈上受到雙重創傷,常常引起緊張、焦慮、恐懼、抑郁、軀體化(如胃痛、頭痛)吸毒、酗酒、自殘、自殺等行為,甚至有的學生產生了創傷后應激障礙,乃至影響到人格完整發展。學生大部分時間在校園活動,而且,學生之間的矛盾糾紛大多也是在校園中發生的,學校在加強師生教育,提升師生法律意識方面必須發揮主要作用。學校要引導學生轉換思維,既要預防犯罪,也要預防被傷害,增強自身防范意識,掌握校園欺凌的預防及應對策略。

  (2)教師要增強法律意識,強化對校園欺凌行為的法律認識,辨別其危害性,注意在日常教育管理中觀察、留心學生中可能存在的欺凌苗頭,以便及時采取措施,將不良苗頭控制在萌芽中。而且,一旦發生欺凌事件,要深入分析原因,高度重視,不掩飾,不回避,及時處理。

  重點:關注小學學段欺凌

  關注小學生校園欺凌問題。本次調查發現,小學生中欺凌行為的發生頻率要顯著高于初中生和高中生。因此建議教育主管部門重點關注小學階段學生校園欺凌問題,一方面加強反校園欺凌的宣傳教育,另一方面天津是全國第一個出臺這個文件的城市,率先制定了學校、教師處理欺凌事件工作指南等相關政策和文件,加強對小學學段的工作指導。

  教師:提高處理能力

  雖然教師遇到欺凌行為的時候會及時地制止,但有些教師處理能力有限,因此提高教師處理欺凌行為的能力迫在眉睫。要增加教師尤其是班主任自身對校園欺凌的認知,改變將欺凌概念只局限于肢體暴力的思維邏輯,糾正其認知偏差,深入了解欺凌的類型與特征,培養辨識與處理欺凌事件的能力。教師在處理欺凌或其他攻擊行為時,要讓受害的學生得到安撫與心理疏導,培養他們的社交技能和自信心。對“欺凌者”進行嚴肅的懲處和勸誡,幫助他們學習正確的情緒管理,培養同情心和正確的價值觀。如果遇到行為極其惡劣的兒童,就要采取必要的心理治療或專業人員及父母配合矯正其行為。

  家長:增加對欺凌關注度

  目前對家庭教育在校園欺凌事件中的重要性認識不足,父母很少和孩子談論在校被欺負的事情。家長對于學生的欺凌行為,一是要高度重視,二是要注意教育的方式方法,切忌簡單武斷、隨意指責或以暴制暴,應在充分了解、尊重隱私、保護兒童自尊心的基礎上,客觀理智地出謀劃策,教給兒童有效的應對方法,給兒童提供實質性的幫助,以此贏得兒童的充分信任,確保一旦有欺凌事件發生,能夠第一時間知曉并解決,將問題解決在萌芽或原初狀態。

  對話專家

  記者:我們從報告中看到小學生、初中生和高中生發生校園欺凌的概率還是有很大差距的,但小學生的概率為31.9%,這樣的比例是否過高?

  專家:天津市校園欺凌行為的發生頻率存在顯著差異,小學生中欺凌行為的發生頻率31.9%要顯著高于初中生和高中生。這個數字要略低于全國水平。21世紀教育研究院發布的一份針對北京中小學校園欺凌情況的調查顯示,46.2%的北京中小學生有被故意沖撞的經歷,40.7%的中小學生有被叫難聽綽號的經歷,18.6%的學生有被同學聯合起來孤立的經歷。調查顯示,小學生和初中生比高中生遭遇更高頻率的欺凌。而這些都表明中小學生校園欺凌行為客觀存在。

  記者:我們還看到成績優秀與成績較差的學生,在遭受欺凌方面也存在差異。

  專家:的確,在小學生和初中生中,成績差的學生發生欺凌現象的頻度更高,而在高中生中沒有差異。這表明學習成績好壞是影響是否遭受各種類型校園欺凌的重要因素,學習成績越差,遭受校園欺凌的風險也越高。學習成績差的學生是弱勢群體,經常會遭到同學的白眼和老師的不重視,使得他們得不到尊重,會更容易成為被欺凌的對象。因此,教師要更加關心后進生,關注他們的心理狀態。

  記者:在與許多父母的對話中,我們感覺到在父母的眼里,欺凌更多是代表著身體上的接觸,許多人沒有意識到言語也可能會給孩子造成傷害。

  專家:調查中,我們發現,學生出現欺凌他人行為后,有一半左右的老師對欺凌行為進行了制止,說明大多數的老師能夠認識到欺凌行為的嚴重危害,重視對兒童行為教育和矯正,但同時也要看到,在發生欺凌行為后,老師和父母很少跟孩子談及被欺凌的事情,這反映出部分教師和父母對校園欺凌的理解比較片面,僅限于身體欺凌等較直觀的形式,忽略了言語欺凌間接欺負的存在及其危害性。父母和教師作為兒童成長過程中的重要他人,他們的態度會直接影響到兒童對欺凌行為的認知及行為,有助于兒童改正不良行為,建立良好的同伴關系,減少欺凌行為的發生。這種放任自流的態度有可能會使兒童的欺凌行為從一開始的偶發發展為常態,進而導致一些校園惡性事件的發生。

  此外,大家還應了解對欺凌者而言,如對其行為未加以及時制止,不僅會影響個體良好的同伴關系和社交交往的形成,成年后反社會行為發生的可能性亦大大增加。有研究發現,經常欺凌他人的兒童成年后的犯罪率是正常人的4倍。

  記者:我們看到中學生,遇到欺凌現象都更愿意跟朋友傾訴,這一點與小學生還是有所區別的。

  專家:當遭遇到欺凌時,僅有約一半的同學選擇將自己受欺凌的情況報告或傾訴出來,可見對欺凌行為的曝光程度還不夠。傾訴的對象一般為老師、父母或朋友,在小學生中向父母傾訴的比例最高,初中生和高中生主要選擇向自己的朋友傾訴。隨著學生從小學到中學階段的過渡,同輩群體在社會化中的作用越來越重要,美國社會心理學家M ·米德認為:“在現代社會中同輩群體的影響甚至大到改變傳統的文化傳遞方式的地步。”同輩群體對青少年成長發展具有特殊的意義,能夠滿足青少年的情感交流的需求和促進情感的發展成熟。同輩群體間相互的理解與支持、關心與尊重,可滿足青少年交往的需要、歸屬的需要及尊重的需要,避免了這些正常需要得不到滿足而帶來的消極不良的情感,從而促進青少年的身心健康發展。因此當初中生在交往中受到欺凌的時候,他們會在朋友那兒得到最大的安慰和共鳴。

  記者:校園欺凌都有哪些方式?在這些方式中,男生與女生在遭受欺凌時是否有區別?

  專家:根據欺凌發生的方式和表現形式,可以把欺凌劃分為直接欺凌和間接欺凌兩種類型。直接欺凌又可分為直接身體欺凌(如打、踢、抓、咬、推搡等身體動作行為)和直接言語欺凌(辱罵、譏諷、嘲笑、挖苦、起外號等言語行為)。間接欺凌則是欺凌者借助于第三方實施的欺凌行為,主要包括背后說人壞話、散布謠言、社會排斥和社會孤立等。間接欺凌比較隱蔽,通常不易引起人們的重視和關注,但事實上它同樣會給被欺凌者造成嚴重的傷害,尤其是持久的心理傷害。

  對于校園欺凌行為的類型,中小學生在直接欺凌和間接欺凌上都有所體現,具體來說,直接的言語欺凌(言語辱罵)和間接的言語欺凌(說壞話)在小學生、初中生和高中生中所占的比例是最高的,這表明言語欺凌是存在于學生當中最普遍的形式,然后是關系欺凌,在小學生中身體欺凌也比較普遍。因此,欺凌教育應貫穿在整個學段的始終,且不能只看到顯性的直接身體欺凌,忽略隱性的言語欺凌或間接欺凌對兒童的可能傷害。

  同時,研究發現在小學生中欺凌方式不存在顯著的性別差異,說明言語欺凌和身體欺凌都比較常見。在初中生中,身體欺凌方式上存在一定的性別差異,男生采用直接身體欺凌的方式顯著高于女生。這可能是由于:一是男孩比女孩表現出明顯的身體活動性,他們更愛奔跑、跳躍,做一些需要摸爬滾打的游戲,因而傾向于采用直接的動作方式解決問題;二是在語言能力上,女性的大腦對于語言會加工得更加縝密,女孩通常比男孩說話要早,而且表達能力更強,因而傾向于采用言語方式解決問題;三是在情感特征上,女孩更復雜,男孩更直接。在女孩的大腦中,負責表達和處理復雜情感(如憂傷和幻想)的區域更發達,相對而言,男孩大腦中處理一些簡單、直接情感(如恐懼和憤怒)的區域更大。

  記者對話調研組部分成員:天津師范大學心理學部教授吳捷和天津中醫藥大學副教授孫紅梅

 

來源:2019年10月10日  天津日報  第9版

鏈接:http://epaper.tianjinwe.com/tjrb/html/2019-10/10/content_159_1686425.htm



關閉

快速鏈接
 
地址:天津市西青區賓水西道393號 郵政編碼:300387      
津ICP備09008453號-1|津教備0385號
津公網安備 12011102000560號|事業單位標識
X
選擇其他平臺 >>
分享到
河南快3开奖结果